台湾男人,你好吗?

近期以来,从德州边境大城艾尔帕索(ElPaso)沃尔玛购物中心到俄亥俄州酒吧大规模枪击事件,各方不论从种族、移民等议题切入检视,这些犯罪兇手几乎都是男人;更精準地说,是在新的社会结构下「失败」的男性。在西方国家,男性和枪枝与暴力有着关联性,藉由暴力展现男子气概的男性,这些「鲁蛇」枪击事件兇手,过去多有虐待女性的纪录;而在枪枝管制严格的东亚社会,不同类型的「鲁蛇」似乎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着。从韩国、日本的「三抛」──对于「恋爱、结婚、生小孩」怯步,甚至抛弃与放弃,到「五抛」的世代,再至晋级又进击的全抛世代。年轻人缺乏宽裕的经济能力,让人看到年轻人断绝与他人(异性)的交际关係,更压抑自己的情绪与对社会之不满。

台湾男人,你好吗?

从董事长到鲁蛇渣男 台湾男生的幽幽心路

多年来,台湾也有22K世代的喟叹,不过舆论上指责台湾年轻人,特别是男性──「草莓族」、「妈宝」、「靠爸族」等等,却常忽视男性在现代社会中,对于「鲁蛇」「脱鲁」的机会越来越少。所以我们看见现在更多的年轻男性,除了使用暴力或玩游戏与世界隔绝,进入「全抛」外;这些男性对于失败是噤声的。根据内政部资料统计,台湾男性的自杀死亡率是女性的二倍,酗酒与毒品使用更展现出这是一群无路可出的「鲁蛇」。

值此时刻,让我们盘点如下经验:传统上对「既得利益者」的想像应该是更有权、有势而且幸福,就像小时候玩扮家家酒时男生扮「董事长抽菸」,在长长的餐桌一端吞云吐雾,很自在。的确,那个模仿很真切,那是男性有权有势什幺都有且无所不能的时代。但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崛起,让女性渐渐看见自己的可能性,让性别少数的情慾样貌被看见与被理解,也挑战传统社会对女性的限制,她们渴望挣脱枷锁。但这些男性,三、四十年来怎幺了?

于是这一年多来,身为世新老师的我,常与自己的大一导生在聚餐时随兴讨论日常生活,想知道这些与被培力女性共处的大学男生如何描绘自己。一位学生悠悠地说:

「不像女生日常总有一些闺蜜逛街谈心,我们(异性恋男生)很难像韩剧里的男生有颜值、有肌肉,打他骂他还是深情跟着爱着她、保护她。我能体会为什幺有台男会被骂像蟑螂般的存在,在某些女生心中,台男真的处处是渣吧!」

其实在大学女生闺蜜间,也不断在Line讯息中传来讨论。

「宋仲基现在是我老公说……我老公孔刘说我这浏海很好,妳觉得呢?」

在卡动漫的世界里,腐女们用自己想像力帮CP配对,眼睛凝望着现实生活的另一端,与现实中的男人平行,没有交集。很多男生也纷纷躲入电玩的世界,在那裏,他们不孤单。

多次访谈几个导生,其实男生女生同时面对着数位年代的孤单。与我对话的导生有着还算俊俏的脸庞,颇诧异他的失败与危机感。相较于大学女生,她们整体来说成绩较好,毕业就业机会也不比男同学差;有些男生当兵不到几年时光,在职场上成为女同班同学的下属;也见许多毕业后足不出户,成为一生的「妈宝」,茧居在家的男性青年。从「鲁蛇」、「妈宝」到更不堪也许是特例的「蟑螂」,都成为台湾「崩世代」男性的标籤。台湾年轻男性──更精确地说是指涉着台湾异性恋男生──被女生嫌像「蟑螂」或「渣」般的存在,而这标籤绝大多数指的是男性。

父权红利变负债 花甲男孩可以哭泣

犹记得2017年台剧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深受欢迎,剧中的花甲家族建构出不同世代男性与女性角色,颇值得进一步深思。原着杨富闵与导演瞿友宁皆表示,这是对存在我们身边却被遗忘的「鲁蛇」幼稚人生献上一点同情与温暖。剧中的花甲(心地善良但大学唸了七年没成就一件事)与其父亲叔伯一事无成,仅在母亲临终前计算着她的遗产。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提供了我们对于两代台男「鲁蛇」的角色原型想像,花甲是这所谓的「崩世代」代表,在饮料店上班,领着最低时薪,三头六臂忙着应付客人,却钱也找错、饮料弄翻满地,之后被迅速解雇。花甲父亲这群五六十岁的男人,经历了台湾经济的崛起与起飞,今台湾製造业外移,他们似乎进入更危险不安的年代。祖母临终前,每个儿子都经历了不堪的过往,再次重聚,话说是奔丧,其实心中觊觎着母亲留下的遗产。最后照顾母亲的是越籍外佣,该剧所有女性用自己的姿态跨过台湾艰苦时代,发挥生命韧性坚强地活着。这让我想起多年前极度卖座的台片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里头的某个桥段,也是网路上疯狂讨论的。

沈佳宜:你特地办一个比赛把自己搞受伤,你怎幺会这幺幼稚啊。

柯腾:妳不觉得这场比赛很有意义吗?

沈佳宜:幼稚!

柯腾:我幼稚?

沈佳宜:对,就是幼稚,非常幼稚!

(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)

也许同年纪的女生,会渐渐觉得同年龄的男生幼稚,同年纪的男生想在擂台上搏斗成功,展现自己认为被钦羡的男性气概,女生却务实地希望自己功课好,将来有个好工作。然而整体来讲,不管在全球或台湾,女男性别权力板块的挪移推压,女性在新的产业经济中渐渐能与男性并驾齐驱,此外,也因求学与婚姻等工作机会有着更大的国际流动可能性。更重要的,台湾本地或全球女性主义运动对于新世代女性的培力,鼓励新世代的女性昂首阔步对抗社会结构规範中的诸多不平等。虽然,女性主义运动到底给了女性什幺,这方面的解释看法不一,但无庸置疑的是多年来新世代女性拥有更大的「能动性」,去冲撞体制上的限制。女生变了,那幺男生呢?

台湾男人们,你们状似背负着「父权红利」,但你知道这些传统的红利更像是负债。其实,经济上你的红利也没那幺多了,而你可以不用那幺「成功」,因为事实上你的另一半也是渴望经济独立的,也希望你更懂得聆听与陪伴。你可以哭泣,因为它代表的不再是失败,是人类情绪的一部分。你可以喜欢照护,陪小孩成长,走出传统父权枷锁的桎梏,海阔天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关推荐